Browsed by
Month: November 2010

这是个奇异的世界,你是遵守规则呢?还是放弃。

这是个奇异的世界,你是遵守规则呢?还是放弃。

Therefore I say that it is a narrow policy to suppose that this country or that is to be marked out as the eternal ally or the perpetual enemy of England. We have no eternal allies, and we have no perpetual enemies. Our interests are eternal and perpetual, and those interests it is our duty to follow. —Lord Palmerston 上面引用的是英国著名的外交法则,其基本原则为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这是个奇异的世界,一句无情的话却那么的有道理。 从宏观往微观上看,一个国家跟一个人貌似也没有那么大的区别,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都应该要遵循这种法则。 可是,真正如此的时候,心里有总是会有些许的无奈。难道就真的没有一丝情感在其中么?相信的人自然会说有,不信的人自然也会说没有。有的人会说,你没有看过谁与谁之间的友谊,是真正超越过这种说法的,他们是真的友谊。没错,如果这人都已经是逝者了,那么自然没有反驳的余地,而且一切的假设也没有意义,持反驳观点的人自然都可以闭嘴了。事实上真的如此吗?不妨想想,如果抛硬币,单独抛,可能是head,也可能是tail,无数次之后呢?自然就是一半一半了。单独举出一个两个例子就证明这句话是不对的,显然有失公允,我个人认为是对这句话的不恰当理解,这句话真正的理解应该是,你照着这么做了,那么会有好的结果,如果你不这么照着做,那么是死是活也就怪不了任何人了。 人毕竟不是机器,有情感的动物,当遇到朋友背叛时,当背叛朋友时,当结交敌人时,都会心里不哈皮。可是,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悲哀,只能把这句话放在自己心中,以便得到一丝慰藉吧。

终于完成第二轮CLRS了

终于完成第二轮CLRS了

终于完成了第二轮的学习,打算回顾一下。 第一遍看这本书是去年这个时候,基本上是下班之后,如果有时间就会看看,那时候躺在床上看,基本没有用过笔,主观上也没有重视这件事情,所以第一是看得慢,第二是看得不细,最后大概看到最大流的那章。之后发生了一些事情,就中断了看书,这么一晃,1年就过去了。 第二遍看这本书,是在今年的9月底。这次是下定了决心要好好看这本书,主要的方法就是根据MIT的公开课视频,按照其制定的计划来学习。至今,除了最后一个Quiz没有完成(打算周末搞定),剩余的课程内容都已经学习完成了。 学习算法是个困难的过程,这也是我这个博客存在的原因之一,没有人可以宣泄,只能在这上面写写。客观上的原因很多,导致学习过程比较艰辛,多东西都不明白。但是我坚信,只要有恒心,就一定能掌握。 顺便抱怨一下,MIT的课程真的很恐怖,很难想象那里的学生整天学习这类东西。首先,这个课程是给本科生设计的,我相信在国内的学校,可能很多研究生都没有掌握里面的知识,其次,它还布置了大量的练习,其中很多的练习,都需要花大量时间,我不认为我比那些上课的学生差,因为课上教授提问时,那帮孩子基本答不上来,所以我花了很多时间的练习,他们应该也需要花很多时间,然而问题就是,我仅仅是学习这一门课,他们可是要学习很多门课的,很难想象他们如何能够完成这么重的学业。因此,我认为我们国内大学还是比较轻松的,让他们羡慕嫉妒恨吧。 我们中国教育体系下的孩子,想象力都会比较贫乏,这一点在学习这门课上我也有深刻的体会。如果是我们的学校教这门课,布置的练习一定都是那种只有一个标准答案的练习。而这门课的练习就跟我以前接触过的不同,练习基本都是一些故事型,出一些跟章节相关的例子,另外练习的问题也很有意思,基本都是逐步引导你去思考的。 唠叨了一堆,最后订一下后续的计划。 1、挑选CLRS书中算法问题精选中的章节阅读。 2、第三轮看书。这次的重点是用c语言实现其中的算法,并且每一类算法都记录心得到本博客,另外挑选课后练习做。 3、看一下TAOCP中关于概率的章节。

Cache-Oblivious Algortihms

Cache-Oblivious Algortihms

连续4天都在研究这个,始终没有掌握到精髓,看Erik D.Demaine的论文,也觉得讲的不太明了,好多地方都是一带而过,根本就没有详细解释。也许Erik太天才了,里面的东西在他看来都是小儿科,所以不必解释,郁闷中。 顺带说说,我这个粗心的毛病还真是改不了,这几天一直都认为这个算法是Cache Obvious,怎么也没有理解这种算法到底怎么obvious了,今天才发现是Cache Oblivious,那就能理解了,是在不经意间就完成了cache。根据定义Cache Oblivious算法是设计一种不用知道B和M的External-memory算法,按照课堂上的说法是不用知道B和M的Cache aware算法。 唉,继续学习吧。

谜一样的双眼

谜一样的双眼

来自阿根廷的导演,带来的惊喜。 看完整部电影,就在思考,为什么电影的名字叫《谜一样的双眼》,字幕显示的是The secret of their eyes,因为用到了their,表示电影里面不止一个人的眼神蕴含着秘密。 我们常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记得有一次,一个同事找我打听另一同事离职的事情,我当时正在考虑要不要说,不善于掩饰的我,眼神肯定展露出了我的心态,同事立刻捕捉到了,还好的是这个事情仅仅是一个八卦,所以同事告诉了我,我的眼神出卖了我的想法。 谜一样的眼神,其实,重要的并不是眼神,而是隐藏的那个秘密。我最欣赏的是影片结尾处,执着的银行出纳Morales把影片推上最高潮的那段情节,导演厉害的地方就是在你想不到的时候,给你一份惊喜,后头细细思索,又发现这个惊喜来得是那么的合理。男主角Esposito正是看到了这一幕之后,才下定决心,勇敢卖出了自己的那一步,一切的解脱都源于自己,25年时间,一直想不通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女主角Hastings的双眼中也有秘密,当她跟Esposito在火车站分别时,她的眼神里面充满了秘密,当然,25年后,她自己说出了这个秘密,她希 望Esposito当时就能带她离开,然而当时的他,不可能这么做,否则也就不会他了。25年以后再在一起,相伴终生,是一种浪漫吧,也许。 很喜欢酒鬼对罪犯喜爱足球的那段推理,他说得很对,一个人可能改变工作,可能改变住所,可能改变婚姻,可能改变很多,但是他的passion是不会变的,真正的passion是不会变的,这就像标签一样,一旦贴上,就永远贴上了,借用盗梦空间里的说法,在你心灵深处埋下了种子,最困难的就是改变它。 影片真的很精彩,该有的帅哥、美女、暴力、情色、惊悚、推理都有了,值得中国导演学习的是这么多的东西放在一起,非但没有让人感觉突兀,反而把情节充实了起来。

节日快乐

节日快乐

今天跟同事吃饭时聊天,同事突然问我,有女朋友吗,我说没有了。他说,你84年的吧,今年26了吧,也该结婚了。我突然很无语,心想,你的记忆还真不错,我是那年的你一下子就记住了。 之后,我提出了我的看法。什么时候男性同胞该结婚了,那就是你回顾周围的同学,如果超过50%以上都结婚了,那么这个时候你就该结婚了。我算了算我周围的男同学,还没有超过50%以上结婚,所以我的年龄还是安全的。 现在男性结婚的年纪,我大概估计一下,28岁会是一个坎,由于结婚不仅仅是两个人在一起领一个证,还涉及到很多的经济因素,特别现在物欲横流的时代,因此,这个年龄可能会向右浮动。 昨天晚上回家,吃晚饭后觉得有点困觉,就倒在床上睡了,本想大概休息1个小时左右,没想到一觉睡到了10点过,索性接着睡,第二天7点醒了,算了算,我大概睡了12个小时,好久没有这样了,特别是搬到这边后,太阳天天早早的从东方升起,直接照射到我的床上,害我都没有懒觉睡,然而这次破天荒的大睡,大概归结于自己最近太疲劳了,暗暗提醒自己,要注意身体啊,这个时代,什么都可以赚,就是身体的流逝赚不会来。易经里面说过,一切都是自然,身体让我一觉睡这么久,必定是积累了太多的疲劳,要多多休息,也提醒各位,用一休里的话“一休!一休!休息,休息一下”

阅读与思考

阅读与思考

阅读与思考是相符相承的行为,阅读的时候,感觉像是有一个人在跟你说话,最好的情况是他说的话是你感兴趣的话题,你会用心去体会他说的内容。 思考呢,则是自发的行为,不再是去接受别人的思想,而是自己去创造。我这里说的创造并非一定就是自己是第一个发现者,而是仅仅描述“产生”的过程。 常常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就是阅读的时候感觉很轻松,我试过读很多计算类的著作时,没有思考过程,仅仅是读,感觉很轻松,偶尔做做笔记,最终一本书看下来,真正能记住的东西并不多,这就是为什么以前上学的时候,要做练习题,其实考试反而倒是其次的,那些练习题,会强迫你进行思考,真正思考过的内容,而不是停留在阅读层面的,才更能深刻的理解。 然而,又有一个问题,就是现在社会,不是信息贫乏的社会,这个社会的问题是太多的信息,这个时候,你又需要用浅层次的阅读,去剔除一些著作,留下真正有用的、值得理解的著作。一个人一生的经历是有限的,有的人说,不要浮躁,要认真学习,我认同这句话,可是,如果你学习的速度太慢了,赶不上整个节奏了,那么无疑也是没有用的,因此,真正要做到阅读与思考的合理搭配,才能够做到不浪费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