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Month: November 2007

星状牙签

星状牙签

看起来很酷的Trick,不过没有试过。 准备5根牙签,从中间折,但是不要折断,而是让两边保持连着的状态。 把它们排列成下图状 问问你的观众,能不能做到,不接触牙签,但是可以把它们摆成星状。 他们一定都不能办到。这个时候,你去拿一根吸管,吸一点饮料到里面,并用手堵住吸管口,使液体保留在吸管里面。移到牙签的连接点处,滴下一滴饮料。可以看到牙签慢慢的合在一起了,重复这动作,星状图案就出来了。

水往杯中流

水往杯中流

准备道具:  – 一个盛有水的盘子。(图中为了方便看到,用的果汁)  – 一片水果。 (柠檬、桔子等)  – 一个玻璃杯  – 四根火柴 挑战的地方在于把盘子中的水倒到杯中,而你不碰盘子。 实现过程: 把四根火柴插到水果切片上,火柴头朝上。放置切片于盘子中央位置。点燃火柴,在它们开始燃烧的时候,把杯子罩在水果上面,让它平稳落在盘子上。因为燃烧会耗尽杯子中的氧气,使得杯中处于真空状态,大气压会迫使盘子中的水流到杯子中。到差不多的时候,你就可以把杯子倒立,此时,盘子中的水都在杯子中了。 当然,你也可以不用把杯子倒立,因为观察盘中水流到杯中也是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注意:不一定要是水果切片,任何可以让火柴稳稳插在其上的道具都可以。

烟灰整人术

烟灰整人术

这是一个整蛊游戏,先选好一个你要整的人,在他/她上洗手间时,告诉其他人你准备要整他,其他人待会儿别揭穿你。 准备一个烟灰缸和一杯啤酒在面前。 ok,进入正题,当受害者回来后,告诉他要玩一个传递的游戏,具体就是要把上一个人做的捏下一个人的动作原封不懂的传递下去。例如:我捏了他的脸颊,他就要捏下一个人的脸颊,我捏了下颚,他也得这样。不能做到的人,就罚一杯酒。当然,我可没说这是个惩罚喝酒的游戏。当他开始捏下一个人时,你蘸一点酒,再蘸一点烟灰在手指上,好了,等到你时,尽情的捏他吧。一般来说,8-9轮之后,他满脸都是烟灰了。

Variable-length Argument Lists

Variable-length Argument Lists

The tricky bit is how minprintf walks along the argument list when the list doesn’t even have a name. The standard header <stdarg.h> contains a set of macro definitions that define how to step through an argument list.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is header will vary from machine to machine, but the interface it presents is uniform. The type va_list is used to declare a variable that will refer to each argument in turn; in minprintf, this variable is called ap,…

Read More Read More

两枚硬币和1品脱容量的玻璃杯(1品脱 = 568 ml)

两枚硬币和1品脱容量的玻璃杯(1品脱 = 568 ml)

Trick:随意拿一个玻璃被(最好是1品脱容量的),在玻璃杯边缘放两枚硬币,硬币放在正对的位置上,让你客人去试试看,能不能做到:只用一只手,不移动玻璃杯,从玻璃杯上同时拿开把两枚硬币。 技巧:1. 小心的沿着玻璃杯边缘移动一枚硬币,一直到它快贴近另一枚。 2. 用大拇指和食指去由银币外侧向里抓,成功了吧!voila!(原文用的法语)

南锣鼓巷的“文人”

南锣鼓巷的“文人”

一直以来都想找个安静的小店,叫杯饮料,看看书,逍遥的度过下午的时光。曾经去过南锣鼓巷是喝酒,那时感觉那儿似乎好像也许可能有这样的地方,今天下午,索性去尝试了一下,唉,总体的感觉是一般,很多店都没有安静看书的氛围,周边不时有行人在拍照,并且店里面的聊天声也颇大,这种地方还是只能非周末去啊! 下午大概两点,到了一家叫“三棵树”的店,运气还不错,店员指引我到了靠窗的一个座位,在我坐的对面,有位外国友人在看书,看到这种情况,心里就开始开心起来了,总算没挑错地方,看人家外国朋友,看得多认真啊!点了杯咖啡,掏出准备好的书,开始进入黄金屋里修炼,没看多久,来了3个人,看长相应该不是喧哗的人啊,不多久,果然印证了人不可貌相的道理,说话的声音直接传到我的耳中,一点没有保留,并且完美的掩盖了店中的音乐,因为本人没有达到毛主席当年闹市中看书的境界。很快就开始烦躁不安起来,有这种经验的朋友知道,烦躁的时候想静下心来看书似乎是不太可能的,经过20多分钟的徒劳挣扎后,决定换一家店。 来到巷子口的一家店,门口贴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咖啡机出售,我当时晃眼一看,200元,还蛮便宜的,进去后,顺口问了一句,没想到,丢脸了,这玩艺就都是以为k单位的,别人写的是2k,丢脸丢到家了。因为店里面没有人,所以还是硬着头皮坐下了,点了杯热可可,做到靠窗的沙发上,开始观察店里。这家店居然是采用煤炉来取暖的,还不是欧美风格的那种,是咱们中国南方常见的那种煤炉,够复古的,俺喜欢。再看看吧台前面的黑版上写的推荐饮料单,够特别的,随手记下几个:随心所欲(heart wants to do),随心表白(heart wants to say),春心荡漾(heart wants to like),三心二意(heart wans to change)。真不知道,当时店主是先想英文再想中文呢?还是先想中文再想英文,怎么那个春心荡漾翻得这么奇怪。观察完后,掏出书来继续看,这家店还真是不赖,自我来了之后,再没别的客人来,真是心有所属(heart wants to someone)啊。 北京冬天的天总是黑得很早,大概5点就黑了,我也只能结束今天的看书过程。 走之前,来到传说中的文宇奶酪店,点了两份奶酪—-一份红豆、一份原味的,由于店中生意实在火爆,只能外带走了。 今天冒充文人,到南锣鼓巷一游,虽然没找到传说中的那种感觉,还是有别的收获,下次再去,得带上本本,用高科技手段来伪装,因为时代在进步,那儿很多店都提供wifi,用电脑就不用担心别人音量问题了。

世上最简单的酒吧Trick

世上最简单的酒吧Trick

PS:到底trick应该翻译成什么?把戏?魔术?   这个最好是对喝得有点儿茫的人施展。首先,去找一个醉鬼,应该在酒吧里很容易办到。然后,在别人没注意你的情况下,把你的食指放到烟灰缸里沾一些烟灰在指头上,点燃一根香烟,并且要求这个醉鬼面对你。告诉他往前伸开双手,一般情况下,他们都会把手心面对你,不是的话你就抓起他的双手使它们变成手心向上。这个时候你用食指前轻轻点在他们的手心,简单的轻点就可以使烟灰沾在上面了。然后,告诉他们看清楚了!把自己拳头亲亲松开一点,弹一点烟灰到手中,然后捏紧拳头,告诉他跟你做一样的动作,把拳头伸到胸前,你用自己的拳头由上往下去撞一下他的,再撞一下自己的……总之做一些表演的动作,让对方认为你把自己的烟灰转移了。停住,问他猜猜看现在烟灰在哪只手中,当他指向你的手时,什么也别说,而指指看他的那只已经沾上烟灰的手。他回头看,一定会看到烟灰魔术般的变到了他的手心上。在他发愣不解的时候,你就可以把他的约会对象带走了。

火柴棍欺骗术

火柴棍欺骗术

这个游戏有点类似当年《达芬奇密码》网站开头的那个游戏,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搜来看看。另外,游戏不一定要使用火柴棍,你使用其他的道具如牙签也是可以的。 游戏方法:  – 准备15根火柴棍放在桌上 游戏规则:  – 两个玩家轮流进行游戏  – 每个玩家每轮可以从桌面上移出1-3根火柴棍 失败条件:  – 最后一个拿走剩余火柴的人失败(即:他拿走火柴后,桌面上没有任何剩余的) 欺骗方法:  秘诀就在于在第一轮之后,你要留给对方13根火柴棍,接下来一轮,你要留下9根,再下来,要留下5根,最后,无论对方如何拿,你都可以让他输掉这个游戏。(例如:如果他拿走1根,你就拿走3根,如果他他拿走2根,你就拿走2根,如果他拿走1根,你就拿走3根)    事实上,我们可以简单进行这个计算,即对方能够取的根数为1-3,而自己也能取1-3,那么最多的情况,你自己能够控制的范围是3+1,即4根火柴棍,这4根火柴是每轮你们都拿之后,你能保证一定能够拿掉的。那么,游戏的目的又是让对手拿走最后的,除非对手白痴,否则他肯定不会在最后一轮拿走1根以上的火柴(那将导致他直接失败),所以,你的目的若干轮之后,你拿完了,桌面上还剩下1根火柴,这样,如果原先桌面上有15根,减去留给对手的1根,即在n轮之后,你们总共要拿14根,而每轮你的可控范围是4根,所以第一轮拿完之后,桌面上要剩下13根,如果第一轮没达到理想的13根,你要保证在下一轮剩下13-4=9根,以此类推,每一轮最佳的是剩下数目为n*4+1根。   知道上面的原理之后,再看看,游戏规则说的桌面上摆15根火柴,其实也可以改为16根或是其他根数,而你每轮能拿的1-3根,也可以改为1-4根。   甚至,游戏不需要火柴也能进行,你们双方采用数数的方式,先规定一个最终的目标数如15,每次你能在对方数的基数上,再数1-3个数,例如:你数1,对方数2,3….. 技巧须知:  – 别用这个游戏来赌钱。  – 要故意输上几把。

typedef in c

typedef in c

以前看c的书,总是在说,typedef是创建一种自定义定义类型,然后就开始举若干例子,让人产生这样的错觉,就是typedef就像define一样,是把自己定义的类型字符去替换以后的字符,事实上,typedef在语法上和static,extern一样,是一种前缀。   例如:typedef int TInt;   这种类型的用法,就会让人明显感到以后出现TInt的地方,就用int来替换,是不是跟define一样呢?可是如果这样的定义:   typedef int *PInt;   这种又如何解释呢?   更进一步的,这样的: typedef int (*PFI)(char *, char *); 怎么办,完全不能理解了,不是么?这个时候,就像前面说的,把typedef先拿开,不正是一个申明FPI的函数指针么,以后就明白了,凡是用FPI定义的类型,都是这种的函数指针变量,甚至就可以把FPI字符换成你定义的字符,到typedef这句里面来理解,所以,说typedef像define,可是处理时,要说明替换的地方,是定义的字符,另外注意,这里用define只是帮助理解,typedef并非预编译命令。

结构体数组的初始化

结构体数组的初始化

在c中,原来还能这么用,又孤陋寡闻了一把。    struct key {       char *word;       int count;   } keytab[] = {       "auto", 0,       "break", 0,       "case", 0,       "char", 0,       "const", 0,       "continue", 0,       "default", 0,       /* … */       "unsigned", 0,       "void", 0,       "volatile", 0,       "while", 0   }; 当然,上面的用法在结构体中数据成员不多的情况能够做到清晰明了,否则,就换成这么用: { "auto", 0 }, { "break", 0 }, { "case", 0 }, …